王喵

狮宝终于睡醒啦,快去吃饭啦

【全cp】幸福幼儿园 5




明天元旦啦,小团子们祝你们新年快乐







1 蔺靖


“景琰!元旦我要送给你一个大苹果!”

“我不爱吃苹果。”

“那橙子好不好?”

“不要。”

“嗯…花好不好?和你一样好看!”

萧景琰白了一眼蔺晨,“非要送?”

“当然要送了!景琰要什么我都送!”

“我喜欢滚滚,元旦我要一只滚滚,送不出来以后不要缠着我。”

“滚滚是什么?”蔺晨望天思考。


一月一号,萧景琰有些后悔,熊猫是保护动物,蔺晨怎么送的出来,真送不出来的话…

还没回过神来,蔺晨头上绑着粉红色的蝴蝶结跑了过来。 “妈妈说,滚滚很稀少不可以当礼物,我把我这只滚滚送给你好不好呀?”




2 楼诚


“大姐,我已经四岁了,你还不给我订娃娃亲吗?”明楼蹭着大姐的膝盖撒娇。

“娃…娃娃亲?”明镜看报的手顿了顿,“你都是从哪里听来这些?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小小年纪思想还这么腐朽?”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人愿意从小就被计划好了未来。”

“我愿意啊!我愿意的!只要那个人是阿诚就好!”明楼抬起头,可怜兮兮看着大姐。

“…原来又在打阿诚的主意…”

第二天

“阿诚…”明楼不好意思的站在阿诚面前,扭着内八字,大脸通红。

“你又要干嘛?”

“我大姐说,要给我订娃娃亲,阿诚…你…你看哪天去你家送聘礼比较好啊?”

“娃娃亲?!”李熏然八卦的跑了过来嚷嚷着:“你俩要订娃娃亲啦?哇塞好酷啊!”

围观的小朋友越来越多,连老师都在偷笑。

“李熏然!”凌远跑了过来,气急败坏拉着李熏然就要走。

“干嘛呀凌远?诶呀你捂我嘴干什么啊?诶呀你打我干嘛啊?别扯我啊!慢点跑!我跟不上了…”声音越来越远,吃瓜群众也默默散了场。

阿诚愣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难得的也红了脸:“你…你神经病啊!”




3 荣霖


“今天荣石哥哥又没来上学吗?”许一霖扁扁嘴,都第二天了。

“喂,许一霖!”刚刚走到校门口的许一霖被叫住,回头一看是邻班的小班长。

“有事?”许一霖停下了脚,望着小班长。

小班长一手挠头,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有些不好意思,“也没事啦,我听说你身体不好,所以拿买了维生素送给你。”说完另一只手伸出来,维生素被放在包装精美的透明小盒子里,上面还夹了张纸条。

许一霖懵在原地不知怎么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力气拽到了旁边,扭头一看,是荣石呀。

“他的维生素我负责就好,不用你操心了。”说完拉着许一霖头也不回。

“荣石哥哥,你怎么突然来学校啦?”

“我…我…一霖…我带…你去带你去看…新年礼物…”


走了半个小时,在许一霖腿要累折前终于到了。

“这是?”

“我给你…给你…搭的小草棚啊…”荣石红了脸,“你进去…可好看了!”

许一霖弯腰进了小草棚,小小的草棚里面挂满了星星灯和花,木头架子上还夹着两个人的合照。

“喜…喜欢吗?一霖?”

“喜欢!”许一霖抱着荣石,在他怀里蹭了蹭,抬头小心翼翼亲了口荣石的下巴。

荣石低头看着眼睛亮晶晶的一霖,忽然想起了白净的糯米小团子,嗷呜!好想咬一大口!




4 杜方


“杜见峰!把手给我撒开!”方大毛来学校接弟弟,就看见杜见峰美滋滋的正牵着弟弟的手。

“哥?你怎么来啦?”方孟韦扭开杜见峰紧紧牵着的手,向大哥跑了过去。

“今天跨年,家里吃饺子,爸让我过来接你。”说完戒备的看了一眼杜见峰。

“可是我要带孟韦去看烟花!”杜见峰一把搂过方孟韦,“我们说好了的!”

“撒开撒开!我还在这呢!烟花我家有的是,孟韦想看多久看多久!”说完牵着一步三回头的方孟韦走了。

晚餐刚刚结束,方孟韦擦擦嘴一溜烟跑了出去。

出了卫生间的方大毛一看弟弟没了踪影有些纳闷,“孟韦呢?”

“吃完饭出去玩了,可能在院子里。”表妹木兰插嘴说到。

方大毛预感不太好,果然一出家门就看见两个小人隔着栏杆凑到一起,自家弟弟脚边还有一小袋饺子。

“孟韦,你对我真好!”杜见峰吃着饺子还不忘把方孟韦的小手拉到嘴边亲了亲。

孟韦真他妈好看啊!杜见峰还没高兴完一抬头就看见方大毛气冲冲的站在孟韦身后。

“孟…孟…孟韦!你哥…!”

方大毛气急败坏的捡起旁边袋子里的饺子直接塞进了杜见峰嘴里:“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5 黄曲

“曲和,你来拉一首梁祝。”

“老师,这首…这首我还没有练…”

老师一听立了眼睛,“这是我昨天留的作业。”

曲和默默地着头并不说话,严厉著称的老师并没打算放过曲和,“去门口站着!”

好生气!都怪黄志雄!曲和抱着琴谱走了出去。

“咦?你下课啦?”黄志雄蹲在墙角正在斗蛐蛐,看到曲和出来立马迎了上去。

“下什么课被罚站啦!都怪你昨天带我去坐木马!我都没时间练琴啦!”

“诶呀诶呀我的错!”黄志雄心疼的拿过曲和的琴谱,把外套铺在地上。

“来你坐下歇会,我替你站!”

曲和听话的坐在黄志雄的外套上,一抬头,黄志雄正看着他笑:“今天咱们不出去了,你好好练琴我就在旁边陪着你好不好?”

“不好。”曲和摇摇头,“黄志雄,你说今天还要带我去坐摩天轮,我就要去!”

“好好好!你说去就去!”黄志雄往曲和那边靠了靠,只要你想只要我能给。




6 凌李

“今天爸爸妈妈要出去看电影,我又可以吃好多巧克力派和草莓糖了!”李熏然叉着腰正在炫耀:“我家的草莓糖是爸爸从国外带回来的,你们谁都没吃过!”

“可是你前几天还在喊牙疼啊。”凌远在一边插嘴。

“你也说了那是前几天的事啊!”李熏然高兴的合不拢嘴,不再搭理凌远,转头继续炫:“我和你们讲噢,我研究出来的新方法!巧克力派放进微波炉里加热30秒好吃的不得了!又软又香!”

“真是熊孩子。”凌远默默摇头,走到墙角然后拿起了挂在脖子上的儿童手机。

“阿姨你好,我是小远啊,今天您要和叔叔去看电影啊?…我是听熏然说的…阿姨是这样的,熏然说他今天一个人在家要吃好多零食呢…没事没事,不用谢阿姨…”挂了电话,凌远又看了看还在得瑟的李熏然,加热30秒啊?又香又软啊?


7谭赵

“平平,你离那个谭宗明远一点。”

“嗯?”正在整理校签的赵启平疑惑:“为什么啊?妈妈?”

“我看他动机不纯,有钱人很复杂的,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会单纯到哪里去。”

“不会啊,他很可怜的,上次我遇到别的小朋友要打他呢。”赵启平撅嘴。

“你听话,晚上回来妈妈带你吃披萨好不好?”

“好啊!”赵启平蹦起来,“我最听妈妈的话了!”

幼儿园:

谭宗明:“平平,你怎么不和我玩了?”

赵启平:“妈妈说离你远一点可以吃披萨!”

谭宗明:“……”

谭宗明很郁闷,赵启平刚刚露出喜欢他的苗头,怎么就被一顿披萨浇灭了?

“平平,妈妈在这儿。”赵妈妈一把搂过刚放学的儿子,牵起小手就要走。

“阿姨…”衣角被拽住,赵妈妈低头一看,这不是谭小鳄吗?

“小朋友你有什么事?”

“阿姨…幼儿园都没有人陪我玩,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启平一个朋友,我真的不想再过孤零零的日子了…”

“爸爸整天忙的见不到人,妈妈天天出去逛逛逛,只有管家叔叔管我…回到家连饭都是凉的,阿姨,我已经很久没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了…”说着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

赵妈妈慌了:“不要哭了啊…阿姨…阿姨带你和平平去吃披萨好不好?”

“好啊。”谭宗明擦擦眼泪露出了小白牙。



雅诗兰黛苏爆了!

这不就是然然和院长的日常吗?


熏然:老凌,到底还有多久才能陪我啊?

院长:你乖,我尽快弄完

熏然:那好吧,我看着你总行了吧

…………

熏然:喂喂喂!干嘛啊?!老凌!唔!









院长:老丈人这话我该怎么接?!怎么接?!


圣诞节啦

老凌带着小李祝大家节日快乐🎄

先说明这是个BE…

灵感来自微博

【凌李】下雪天 (一发完BE)



外面在下雪,心情超级烂,真的超级超级烂,想哭。我也不知道我写了篇什么。


1
“又下雪了啊。”凌远伸出一只手去接雪花,“看,刚到手心就化了。”说完把手挪到眼前看着手掌里只留下点点的水痕。

韦三牛一脸的莫名其妙,“喂喂喂正经点,怎么和小护士是的,一会儿哪个患者出问题了,看你这新年还能不能过好。”韦三牛把抽完的烟屁股扔到雪地上,又习惯性的踩了两脚,“好了,我先上去,告诉你你也快点啊。”凌远没搭话,韦天舒也不再管他,转身上了电梯。

凌远忍不住拿出打火机又点了一根,他的烟瘾越来越大,谁也管不了。

深深吸了一口,呛的嗓子竟然难受起来,又痒又痛,他扶着冷冰冰的墙咳得连腰都弯了起来,咳出了眼泪也才终于缓了过来。可凌远又忽然觉得好累啊,索性直接坐在了路牙上。

“老凌,你这样是要感冒的,毕竟年纪大了要注意保养啊盒盒盒…”

你知道我不会保养,那你怎么不来照顾我?李熏然?

凌远低头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雪地被落下来的眼泪打出了一个坑才反应过来是的揉了揉眼睛。

人总是要活着,就算没了谁也还是要好好活着的。凌远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自我安慰了。

2

“熏然啊,下雪天滑,你能不能慢点,到时候摔了我可不管你。”凌远一手拎着李熏然爱吃的冰激凌,另一只手去招呼李熏然让他慢点。

“我灵活着呢!”李熏然跑回来围着凌远转了一圈歪着头冲凌远笑,“老凌闭眼睛!”

“你又要干嘛?”

“让你闭你就闭啊!”李熏然的半张脸都被围巾遮住了,可凌远还是能想的出来李熏然的笑容,一定是贼兮兮的。

凌远看了看四周,人并不多,可以批准!

不知道是熏然这次是亲脸还是亲嘴…凌远有些暗爽,和年轻人谈恋爱就是好,带着自己都年轻了。

“啪唧”,凌远被雪球砸蒙了,他倏的睁开眼睛,看到李熏然早就跑了,得意地对着他吐舌头。

“李熏然!你个小没良心的!”凌远忙着清理脸上还粘着的雪,“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来呀来呀!怕你不成啊!”李熏然越跑越远,直到凌远再也看不见他。

“回来…快回来…”凌远转了个身,身上披着的外套早就掉到了地上,他冻的一个哆嗦然后醒了过来。

起身接了杯热水,喝了口才感觉身上的寒意消退了些,却也是睡不着了,索性看看书,知识是不怕多的,尤其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医学。

韦三牛推门进来了,搓了搓手说道:“咱们那急诊台新分来的小护士,刚刚偷偷给男朋友打电话呢,说是看到了好看的笑话一定要讲给他听,一个笑话俩人聊了半个小时,要不是看在雪天值班的份上,我可是要扣她钱的。”

凌远抬头看他一眼:“你管的倒多,还偷听人家讲电话。”

“哪里是我偷听啊!小护士电话打的兴奋着呢,声音也不知道掩盖一下。”韦三牛双手举起伸冤,“我呀,不和你孤家寡人呆了,我媳妇来了了,我先回办公室了啊。”

“带没带饺子过来?好饿啊。”

“带你个大头!我媳妇刚下的夜班上我这拿钥匙”韦三牛鄙视了一下凌远,“我一会送我媳妇下去给你在超市买点速冲汤,你那个胃啊啧啧啧。”韦三牛摊摊手走了。

看,我也不是不会照顾自己,偶尔还是可以剥削一下三牛,所以你不要担心。

凌远原来不是这样的,他很会做饭,只是后来,又变成一个人的时候,他再也不想进厨房了,一是厨房里有太多回忆了,二是只剩他自己了,他吃不吃也没那么有所谓了。

凌远下去交班的时候路过急诊台,看到韦三牛说过的小护士,年轻充满朝气。

“你也该下夜班了吧?”

“啊…凌院长…我…我等我男朋友来接我呢。“小护士说完脸还有些发红。

“下次不准在上班时间打私人电话了,知道吗?”凌远笑呵呵的,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像个警告。“虽然这种…嗯…急切的想和对方分享的心情可以理解…”

“知道了,院长…一定没下次!”小护士不好意思低下头。


教育完小护士凌远大步走出了医院,下了一夜,出门口就看到积雪满地。

3

“老凌!下雪了你知不知道!”李熏然的声音传过来。

“嗯…所以?”凌远看了看单子,还有两个患者需要做常规检查。

“没有所以啊!就是想告诉你!盒盒盒…”李熏然笑的嘻嘻哈哈的。

“熏然,我这边还有些忙先挂了啊。”

“那好的,盒盒盒…”

李熏然特别好,不嫌弃他年纪大,不嫌弃他没情趣也不嫌弃他工作狂,反正李熏然就是特别特别好。

凌远想不明白,人会恶毒成什么样子,李熏然那么好也有人要害死他。

说到底,熏然也只是个小警察,去不去卧底又不是他自己可以决定的,你是黑帮的大哥你能耐你去捅局长去捅厅长啊,为什么要去捅他家的小警察,谁也不知道,凌远多不容易才遇到这一个,特别特别好又特别特别喜欢的李熏然。

凌远给自己冲了杯绿茶,熬了一夜可是他一点也不困,就是口渴,他失眠很久了,白班夜班来回倒,他有时也分不清这是什么节奏,只是有时会忽然发觉已经夜深该睡了,或是走在医院的走廊上看看窗外才后知后觉现在是白天。庆幸的是,患者还是会夸他医者仁心夸他尽职尽责,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了,凌远也不求太多,他只是觉得现在的他进入了一个轮回,一轮或者下一轮下下一轮都是一样的,没有惊吓也没什么惊喜,日子嘛,过了就过了。

下午的时候凌远要去超市,家里的冰激凌没有了,凌远胃不好吃的慢一些,可他还是会吃,或者说他替他吃。

进单元门的时候脚下太滑,凌远直接摔了个跟头,手掌戳在倚门的石头尖上,并不疼可还是流了血,雪染上血,和那天看到的李熏然一样,又不太一样,凌远认为自己的血是凉的,不像李熏然,李熏然的血是热的,而且,那天好多的血,巷子尽头雪地上的雪好像都被李熏然的血染了个遍,都是从李熏然的身体里流出来的,平时李熏然心血来潮做饭划了手,凌远都舍不得,可是那时候,那些血都是从李熏然身体里流出来的。

凌远爬起来,拍拍裤子又看看手若无其事的上了楼,进了屋,凌远看了眼架子上摆着的李熏然的军功彰,那是李熏然最后的奖彰,其实凌远也不是很懂,李熏然竟然傻的为了一个彰把自己丢了。可凌远还是得宝贝它,毕竟因为这个彰李熏然把自己丢了。 凌远觉得自己还是很理智的。

把冰激凌放在冰箱里,默默计算着大概一个星期能吃完两盒。打了个哈欠,下午四点钟,够呛能睡一整夜,如果能睡一整夜该多好。

铺好被子凌远钻了进去,熏然来啊,你来吧,来我梦里。








【凌李】熏然哪去了?




先说明 超超超短小的短小傻白甜文




7

“熏然!快给我出来!”凌远翻翻沙发上的抱枕,又跑去卧室掀被子。
“李熏然,再不乖乖出来我可就生气了!!”
“但是我不想吃药…”弱弱的声音从卫生间传出来,凌远一个健步,来到卫生间就看到李熏然正站在漱口杯里,两只手还紧紧抱着自己的牙刷,小表情好不可怜。
诶呦我的小可爱!凌院长顿时心软,“可是…可是不吃药感冒不会好的啊…”
李熏然:๑ᵒ̴̶̷͈᷄ᗨᵒ̴̶̷͈᷅
凌远:“不然…不然这次先不吃?下次一定要吃好不好?!”
李熏然高兴的爬出漱口杯,“最…啊…阿嚏…”话还没说完,李熏然就因为打的喷嚏做了个屁墩,他揉揉鼻子,并没注意到凌远已经黑了脸含糊着说着刚才没说完的话:“最…最爱凌远了…”
然后他最爱的凌远把他拎了起来…
“喂喂喂,你干嘛?!”李熏然吸着鼻子乱挥着四肢,可惜并没有任何效果。
“差点就中了你的计…”凌远把李熏然按在墙上,手指轻轻点着李熏然的小肚子把不听话的小家伙固定住,另一手拿起了吸皿吸了一管药,然后递到了李熏然的嘴边。“喝吧,按照你的体重调的比例,腰差点累折。”
好吧,为了凌远差点累折的腰,李熏然蔫蔫的抬起小脑袋,含住了吸皿,真苦啊,凌远笑着抱起眉头皱成包子的李熏然,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去摸草莓味的糖。

8
林念初来家里的时候凌远是很慌张的,凌远看看猫眼,低头再看看站在地毯上怒瞪他的李熏然,我也很莫名其妙的好不?
把李熏然塞进卧室,凌远才开了门。
“念初,你从美国回来了?
“昨天刚下飞机,想着来看看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凌远侧身请人家进来,打量着前任的穿着,看来是精心打扮过啊…凌远自顾自点点头,明白了些什么。
“喝水行吗?之前熏然喝那些乱七八糟的饮料结果胃疼,家里就没买过了。”凌远拿着杯白水,放在林念初面前,还礼貌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小李警官…不在家?”
“哦,他出差去了。”
“我听医院的同事说小李警官这次要出去两个月?”
“啊…对对对。”凌远低头摆弄着手机不再说话。
“凌远,当初是我太任性,你别怪我。”
“不会,其实我还挺相信命运的。”凌远抬头笑了笑。
“是吗?…凌远,我和美国的男朋友分手了…”
“诶呀,抢到了抢到了!”凌远拿着手机高兴的直拍大腿。
“抢到什么?”
“三只松鼠啊!熏然最爱吃的零食,你不知道,我今天特意订的闹钟,就是为了抢这个!”
林念初苦笑了几声:“我记得你以前只会用老年机,好了,凌远,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放下手里的白水理了理裙子,“小李警官真有福气。”
“哪里的事。”凌远放下手机,一脸的认真:“熏然能答应我和我在一起才是我的福气。”
林念初不再说话,礼貌的道了别,直到关上门凌远才松了一口气。
“好了,出来吧,人走了。”
一听这话,李熏然顺着凌远留的门缝一路小跑到凌远脚下,伸出两只小胳膊:“要抱抱。”
还是小团子最好看啊。凌远弯下腰动作轻柔的把李熏然搂在怀里。
“我刚刚表现的好不好?”
“最棒了!”老凌…老凌,我好喜欢你…”
“我也是,最喜欢李熏然。”
“嘿嘿嘿,拍了几袋?”
“…什么?”
“三只松鼠啊!给我拍了几袋?”
“熏然…我就是骗林念初的…”
“不管不管!我要吃三只松鼠!”
“那我…去给你买?…”
“嘿嘿嘿…”李熏然从凌远身上蹦到沙发上,笑的特别好看:“快去快回呀。”






【凌李】熏然哪去了?


【超超超超短小】



5

凌远出完急诊回来的时候,小号李熏然打着呼噜睡的正香,灯光把李熏然映的温温柔柔的,凌远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比喻,反正此时此刻他的心因为李熏然变的软软的。

凌远趴在床边盯着睡着李熏然,目光里是完全不加掩饰的爱意,直到李熏然打出了一个小鼻涕泡。

凌远忍不住笑出了声,还不忘抽了张面巾纸给小孩儿擤鼻子。

“老凌…你怎么下床去了?我挤到你了?我现在还能挤到你?”李熏然睁开眼揉揉脑袋上的毛坐了起来。

“我刚出完急诊回来,看你睡得熟没吵醒你。”凌远翻身上床,不顾挣扎厉害的小人儿,拎着李熏然的睡衣领子直接把人放在了手掌上。

“凌远!!你不能因为我变小了就不尊重我!!”李熏然气的咬了一口凌远的大拇指,“老子因为你变成这样你还欺负我!”

凌远忍住笑一脸的淡定:“对不起熏然,我尊重你,以后都尊重你。”说完用一根手指就把没有防备的李熏然小团子戳倒在手心。

李熏然:“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

闹了一番的俩人也困了,尤其是趴在凌远胸口的李熏然昏昏欲睡:“老凌…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变回来啊?等我变回来了…一定揍你一顿,嗯…真好吃,老凌做菜最好吃了,谁也不许和我抢…”说完还吧唧吧唧小嘴便没了动静。

凌远顺着李熏然的小卷毛,宝贝儿呀,不用担心别人和你抢,因为老凌只做饭给你吃。

6

“老凌,你怎么硬了!”李熏然看着被顶起来的被子吓得又把自己围紧了一圈。

“你都变小这么多天了,还不许我硬一硬?”

“……”李熏然无话可说。



果然啊果然啊,弃久了写着一点感觉也没有,容我慢慢找回来(ง •̀_•́)ง



【凌李】山里那边海底那边有一只小精灵


1 不是所有小精灵都聪明

凌远下班回家的时候意外发现家里的玻璃杯全碎了,他小心翼翼的把玻璃渣收拾干净,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

第二天下班回家凌远拎着一整套的杯子回家,刚进家门口,砰的一声,袋子里崭新的玻璃杯变成了一堆崭新的玻璃渣。

“嘻嘻嘻。”耳边传来笑声,凌远下意识地伸手一抓,一拳头的空气却听见了小小的抱怨:大叔,你抓到我的卷毛了,快放手!

“你是哪来的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我是小精灵”

“小精灵来我家干嘛?”

“我来玩玩不行吗?大叔,你问这么多很烦啊”

“你打碎的都是我家的玻璃杯我问问还不行了?”

哼!

抓着隐形小卷毛的手传来一阵疼痛,凌远急忙松开手。

砰砰砰,卫生间传来一阵响声,凌远跑到卫生间看着卫生间的水管都已经爆了,一瞬间就成了水帘洞。

“信不信我把你家厨房变成大火球?”

“你不要胡闹,会死人的。”凌远生气了,卷起袖子开始收拾卫生间。

“你不高兴了吗?”

“你说呢?”

“我不是很聪明猜不出来啦,不过…让我闻一闻…”

“闻一闻?”

“嗯!我闻出来了,你现在身上是臭榴莲的味道,这表示…嗯…很高兴…”

“很高兴?你哪里看得出我很高兴?”

“…我不知道啦,寻味课我从来没有及格过。”

“看样子是笨精灵。”

砰砰砰,客厅的电视机从电视墙上掉下半个角。


2 苹果不是害羞的味道?

“你凭什么住我家?”

“你没有点同情心吗?我都受伤了。”

“你胳膊的伤又不是我咬的。”

“可是我就这么出去的话,啄木鸟先生会弄死我的。”

“它为什么啄你?”

“大叔,你真的很啰嗦。”

“这是我家你还要不要呆?”

“…我把它家宝宝打哭了。”

“就伤了胳膊也算你命大。”

“大叔,我明天想吃煎饼果子。”

“你还知道煎饼果子?”

“在电视上看到的,好好吃的样子!我要两个蛋一个肠!”

“我又没说要给你买。”

“买嘛买嘛!我饿了好久了,小肚子都瘪了。”

小精灵竟然慢慢显出人型,一头的小卷毛,脸蛋肉乎乎的,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好可爱的小精灵。

“只…只买一个。”

“哇!大叔真好。”

凌远看着小精灵扑楞着小翅膀然后站在自己的鼻子上,轻轻亲了一口眼睛。

凌远擦擦脸,湿乎乎还带着点青草香。

“你偷着笑吧,森林里好多小精灵让我亲她们呢。”

“我想我要去洗脸。”凌远嫌弃的擦擦手走向了卫生间。

“我闻到你的味道啦!是苹果味!嗯…酸酸甜甜的,还有些涩,这个是…是害羞啦!大叔你害羞啦!”

“你忘记你寻味课不合格了吗?”

“是哦。”小精灵半隐半显着,大大咧咧去拿桌子上的可乐喝。

“怎么闻这么准…”凌远把水温调到最凉,洗了把脸,对着小精灵也会心动,难道是太久不恋爱了?

洗完脸凌远看到小精灵正45度角拿着自己的手机。

“你在干什么?”

“你好烦啊,没看到人家在自拍吗?”小精灵看着手机屏里的凌远,“不过也好,你头这么大显得我更可爱了,这可是咱们第一张合影,你好好保存。”小精灵浏览着手机里自拍,“完美啊我真是完美。”

3 凌远是软软的也可以硬硬的

小精灵被凌远养的很好,能量充足的它可以越来越久的显示本体。小精灵很满意,但是凌远越来越不正常了,凌远看着小精灵会莫名其妙的脸红。

“大叔,你看电视为什么会脸红?”

“那你为什么要坐在我两腿之间?”

“我喜欢你啊,而且你软软的,很舒服啊…啊,怎么硬了?”小精灵话音刚落就被凌远一巴掌拍了下去。

“以后自己坐沙发上,别打扰我。”凌远冷着脸回了房间。

“什么嘛,一点都不可爱。”小精灵撇撇嘴。

小精灵吃累了,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凌远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看看睡在沙发上的小精灵满面的愁容。

没过几天,凌远就带回家一个女人。

凌远做了很多菜,小精灵隐形在房间里闷闷不乐。他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凌远叫它吃饭。

4 不是说从来不及格吗?

“你不喜欢那个女人。”

“你又知道?

“我闻出来的,和她在一起的你是柚子味,又酸又苦,难闻死了。”

“要我提醒你多少次,你的寻味课从没及格过。”

“不会的!又酸又苦是寻味课的基础知识我才不会错。“

“那我和你在一起时是什么味道?”

“嗯……”小精灵深呼吸仔细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是水蜜桃的味道,好甜好甜…啊不对不对,甜中还有些苦…凌远,你也讨厌我吗?

“你会离开这吗?”凌远不回答小精灵的问题直白的问道,内心的想法完全暴露在外,这让凌远感到恐慌。

“那个女人要搬进来了?”

“你会在这呆一辈子吗?如果不能的话还会回来吗?”凌远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他想让小精灵离开这恢复正常的生活,又觉得没有小精灵实在枯燥无比。

“可是一辈子是什么意思?”小精灵不再乱飞,靠在椅子上腰背直挺。

“一辈子…算了,和你解释你也不懂,你睡吧。”卧室门被关上的声音吓的小精灵一抖,它的小脑袋里全是问号,可是凌远的脸却是清晰的很。

5 谁来打碎我的玻璃杯

凌远刚下飞机就赶到医院,新一轮爆发的传染性病毒引起了社会的恐慌。

“院长,这是新闻最新公布的消息。”凌远接过笔记本看了起来,新闻播报完毕,凌远扣上电脑,神色凝重起来,他或许再也看不到小精灵了。

当他说出他就是乘坐那班航机回来的时候,平时互相恭敬的同仁满是惊慌,凌远理解所以他立即打了电话要求隔离。

症状越来越明显了,短短几天,凌远就发烧39度,咳嗽呕吐,皮肤也出现了红斑,全身症状明显,激素用量远远超过正常值,即使痊愈了,激素使用过量的后遗症也不会让自己好过。

凌远好想念家里的小精灵啊,上次未果的谈话让他们僵了好几天。

凌远忽然觉得眼睛上湿乎乎的,还是熟悉的青草味道。

“你可以看出来我在偷着乐吗?”凌远拿掉氧气面罩。“我好想你啊,小家伙。”

“我看到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少我就知道出事了,有没有很厉害?”

凌远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轻轻摸着小精灵的卷毛。

“你不要怕,我会救你的。”

小精灵飞了起来停在凌远毫无血色的嘴唇上空,俯着小脑袋轻轻凑了上去。

“凌远,我闻到了糖的味道。”

凌远看着小精灵双掌合十,四周亮起了蓝色的光晕,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小精灵那么严肃的表情,脸蛋上的肉绷的紧紧的。

然后他看到小精灵越来越小,颜色也越来越淡。

“停下来,快停下来。”凌远一点力气也没有,他急的眼泪在眼眶里乱转,“你听话,快停下来。

“大叔,你要记得我,我叫李熏然,你一定要记得我。”

“我不记得!你停下来,停下来,我求你了停下来…”

“记得我叫李熏然,李熏然。”小精灵趴在被子上干巴巴的冲凌远笑。

医务人员进来的时候发现凌远连氧气罩都没戴,眼睛通红的盯着被子。

凌远所在的H市上了报纸头条,第一医院院长患病后自觉产生坑体,痊愈出院,根据其血清研究出的疫苗抗体拯救了数百人。


凌欢去给哥哥收拾屋子的时候意外凌远的床柜上摆着一张照片,“咿,闷骚,还放自己的自拍。”

她拿着照片去笑话凌远,却被凌远一把抢了过来,捂在胸口。

照片上的小精灵已经消失了,可他现在只剩这一点念想了。




嗯 烂尾了






【凌李】熏然哪去了?


已经被写烂的变小梗

我踏着已经被写烂的尾巴上车了2333

1.

早上起来的时候凌远习惯性去搂李熏然,却摸了空。得,看来小崽子已经醒了,凌远翻了个身,直接套上拖鞋下床。

“熏然,你起这么早是不是我昨晚…” 凌远揉揉头发有些茫然看着空荡荡的客厅。

“熏然?”凌远拧开卫生间门把手把头探了进去,浴室里衣服扔的乱七八糟,浴巾也被揉成一团放在洗手池上,还是昨天的香艳场面。凌远纳闷的看看墙上的挂钟,想着给李熏然打个电话的时候卧室里响起了小奶音,吸引了凌远的注意。

奶音??!奶音??凌远跑回卧室,然后直接傻了眼。

一个光着屁股的小肉球正吊在床上,小肉球双手紧紧抓着枕头,两只小脚都悬空着。看到凌远进来,小肉球激动的喊了起来。

“老凌!老凌!快点把我拎下来!床太高了!快点!吓死我了!”小肉球抬起脑袋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脑门前的小卷毛都跟着颤了起来。

“你…你是?”凌远捏着小肉球的胳肢窝把他拎到眼前。

“我是熏然啊!你看不出来啊!”小肉球生气了,挥起拳头打向凌远的脸。

“可是你…你为什么…??”凌远稍稍偏过脑袋便躲过了李熏然攻击。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说你是不是…”小肉球一脸气愤的竟然还红着脸,“你是不是……”接下来的话李熏然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是什么啊?”凌远把小肉球搂进怀里,仔细看了看然后亲了一口小肉球头发。

“你是不是…你是不是有问题?你…昨晚…昨晚没戴…没戴套!!你看!!我醒了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李熏然脸蛋通红瞪着凌远。

凌远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笑弯了腰,“熏然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科幻片看多了??”

“不要怀疑我的分析能力!昨晚是你第一次没戴套!”李熏然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白花花的小肚腩,练了几年刚刚有型的腹肌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

凌远像是想起了什么是的,一只手托着李熏然的小屁股直接去了书房。“熏然,你刚刚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凌远登陆医学网的账号,输了一串英文,然后点击了搜素。


凌远浏览完所有关于这方面资料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熏然,美国在1988年就有这方面的报道,一对情侣在欢爱后女方变成了蚕豆大小,不过两个月后便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当时这件事在美国很轰动,双方也是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后才确诊为JY过敏…”

“呼…嗯…好吃好吃…”李熏然枕着凌远的手指…已经睡着了。

“看样子也不是很担心啊…”凌远擦擦李熏然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把小家伙运回卧室,撕了一小片面巾纸给李熏然盖上。

2.

“你是说我真的是JY过敏!!”睡醒的李熏然精力十足插着腰站在凌远的手掌上,“你说我怎么办!!变成这我还要不要活了!!”

“没事没事,两个月就可以恢复了!我保证!”

“你说真的?”李熏然吊起眼梢看着凌远,“你骗我的话我饶不了你的。”

“骗你是小狗。”凌远把李熏然拎到眼前,忽略他胡乱挣扎的小胳膊,“我已经帮你请了假,说咱们在国外定制的婚礼礼服有了问题,婚戒尺码也不对,我有好几台手术走不开,只好让你去了。”

“我爸信了?”

“你爸一直很相信我。熏然,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帮你做几身衣服,你说对不对”说完,凌远手不老实的摸了摸李熏然小了N号的某个器官。

“凌远,你他妈这是在猥亵!!”李熏然双手捂着下面,恶狠狠的说道。

“多亏了小李警官我才知道我身体里还隐藏这种恶趣味。”凌远看了看李熏然捂着的地方,又看了看满是羞愤的小脸,不厚道的笑了。

吃了晚饭,凌远拿出刚刚从商场买回来的布,照着李熏然现在的身长剪裁开后,拿起针线认真的给李熏然做衣服。

“我告诉你啊凌远,我不要新鲜的颜色,你照着我衣柜里的衬衫裤子做,内裤要用棉的知道吗?我要是穿着不舒服天天咬你耳朵。”李熏然乖乖的躺着凌远的大腿上,枕着棒棒糖的小棍,说完还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口糖。

“知道啦,你现在可是我的小祖宗。”凌远把针线挪到台灯前顺利的引上了线,一针一线认真的缝了起来。

“哼,你知道就好。”李熏然从凌远的大腿上站了起来,一个助跑,成功从凌远的大腿跳到了小茶几上,“你慢点缝,别扎到手,这个糖太甜了,好齁。”说完踮起脚尖颤颤巍巍的扒住杯沿,努力蹦了几下,终于爬了上去。可惜还没稳住,扑通一声便掉进了水里。

“老凌!老凌!别缝了!我都要被淹死了!!”李熏然在水里扑棱着,小卷毛已经湿了。

“唉,真是不让人省心。”凌远小心的把针插在线桶上把李熏然捞了出来。“咳咳咳…老凌…哇哇哇,吓死我了!原来溺水这么可怕!!”李熏然擦擦流出来的口水,哭的好不可怜。

“你呀,不要太淘气。”凌远用袖子把湿乎乎的李熏然擦干净,然后放在了头顶上,“在上面好好呆着不许乱跑,掉下来就抓我的头发。”

差点被淹死的李熏然没敢吭声,直接躺了上去。还好凌远的头发软软的。

凌远缝了两个小时,给李熏然缝了五套小衣服,又缝了两套睡衣才把东西收拾起来,他可没忘了李熏然还在他的头顶,听着小呼噜声就知道他已经睡着了。小心翼翼的走到卫生间,照着镜子把李熏然从头顶拿下来放到手心,李熏然睡觉流口水的毛病真是改不掉啊。


3.

“老凌,给我加一点热水。”李熏然此时正泡在洗手池里洗澡,凌远怕李熏然再呛水,体贴的给李熏然套上个洋葱圈。

“你都泡半个小时了。”

“可是真的好舒服啊,我还是头一次在这么大的池子里泡澡呢!爽毙了!”李熏然闭着眼睛一脸的惬意,小脑袋靠在洋葱圈上看都没看凌远。

凌远摇摇头,把李熏然换下来的小衣服搓干净,还不忘放了些柔顺剂。

“唔,泡饿了…”李熏然的小肚子咕噜叫出来,他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看洋葱圈,咬一口的话没关系吧?李熏然张开小嘴啃了上去,果然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美味!不然再来一口吧…

凌远洗完衣服要去捞李熏然的时候正好看到李熏然慌张的要叫他,而洋葱圈已经豁开了一个口…

孺子不可教也,凌远看看趴在他肩膀上不好意思的李熏然,考虑着下次小孩再泡澡时要不要换个大薯片。

4.

凌远实在不放心李熏然一个人在家,临走时,把穿戴完毕的李熏然拎起来装进衬衫口袋里,和爱人随时随地在一起让凌远感觉甜蜜。

“院长,早上好。”小护士热情的和凌远打着招呼。

凌远刚笑着点点头予以回应便感觉一阵疼痛,“嘶…”

“院长哪不舒服吗?”小护士上前一步有些担心。

“没事没事,你去上班吧。”凌远挥了挥手,小东西真不老实。

“熏然,你掐我干嘛?”回到办公室的凌云把小东西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李熏然坐在笔筒架上,扭着头:“谁让你冲人家小护士笑了?”

凌远噗嗤笑出了声:“变小了还这么爱吃醋?”

“哼。”李熏然显然不买账,翘起了二郎腿瞪着凌远。

“熏然再看见我对着小护士笑怎么罚我都成!”

“女医生也不行!”

“好好好,只对着熏然笑好不好?”

李熏然这才解了气,爬上凌远的耳朵,点了点凌远的眼角,“为什么你笑起来那么多皱纹还会帅?”

下午开会的时候,李熏然困的哈欠连天还是钻进了凌远的衬衫口袋。

“熏然,在我办公室睡不好吗?口袋里不舒服。”

李熏然露出小卷毛,“可是听着你的心跳声睡得更安心啊。”

……凌远 卒



“关于杏林分院…我们需要…建立更完善…更健全的…规章制度和…和管理…”

“院长,您没事吧?是不是病了?”

“没…没关系…”凌远擦擦满头的汗。

李熏然睡的舒服,翻了个身,这枕头有点小啊,李熏然抬起小手抠了抠小枕头。

“嗯……” 凌远连脸色都开始变了。

“这么多汗,院长不会是发烧了吧?”

“院长,关于杏李分院的事我们下次讨论也行。”

“我没事…还有,杏李分院的各基层人员…必须…”

李熏然摸摸手里的小枕头,不是枕头啊,是花生豆,花生豆好好吃,我要吃花生豆…嗯…好吃好吃…

“唔!”凌远一下站了起来,咬牙看了看已经惊呆的同仁们,开口解释道:不好意思,继续…我们继续…”

李熏然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凌远正在给他面前的小碗的夹排骨,“老凌你开完会啦?”

“你还好意思问。”

“???”

“我问你睡觉是不是做梦了?

“你怎么知道啊?梦到了花生豆!可好吃了!老凌,下班你去给我买花生豆好不好?”

凌远看着眼睛睁的圆鼓鼓的李熏然觉得心都要化了,熏然做什么都是对的!对的!

“好好好,要什么都给你买。快吃饭吧,食堂的排骨可好吃了,你快尝尝。”

“看着就知道不错啦!老凌,你办公室有香皂吗?”

“有啊,问这个干…”

凌远话还没说话,李熏然便爬上饭碗抱着小排骨就啃了起来。

“好吃!比花生豆还好吃!老凌,一会要帮我洗澡知道吗?”

凌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