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喵

【楼诚】乌头马角终相救 (小短篇)

1

“阿诚哥,你到底怎么回事!”明楼下楼的时候就听着明台稚嫩且气急败坏的喊声,这小鬼一会不见就得闹出什么乱子。

“明台,谁都教你这么说话的?没礼貌!”

“大哥,你看,阿诚哥把厨房都炸了。”

明楼走进厨房忍不住咳出声来,他扇了扇眼前飘着的烟,完全无用又放下手。

“怎么搞的?”明楼把眼镜摘下来随手放在一旁。

“这不是桂姨去买菜了嘛,我想吃汤圆,阿诚哥说见过桂姨做过,他会,哪里想到第一步就把水蒸干了,哥,你没看着,锅都起火了!我还能不能吃上汤圆啊?”明台指着锅一脸的不乐意。

明楼转头看向阿诚,刚比锅台高的阿诚系着围裙,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大少爷,我不是故意的,小少爷一直拉着我玩我才忘了时间…”阿诚低着头拿袖子擦着眼泪。

“哼,明明你把锅烧了还怪我!”明台跳起脚来推了阿诚一把,阿诚没有防备被推倒在地上,终于委屈的大哭起来。

明楼见状赶紧抱起阿诚,这小孩是家里的仆人桂姨的养子,平时很乖,不调皮不捣蛋,有时还会帮桂姨一起做事,懂事的很,和家里这个小少爷完全两个极端。

看着扬着小胸脯的明台,明楼有些头疼,都被大姐惯坏了。

“好了好了,阿诚不哭。”明楼用大拇指抹去了阿诚的眼泪,“阿诚不想小少爷饿肚子才主动给小少爷下汤圆是不是?”

阿诚抽噎着点点头。

“阿诚也不是故意把水烧干,只不过三心两用了是不是?”

阿诚抽噎着又点了点头。

“好啦好啦,阿诚是懂事的孩子,这次不怪阿诚,但是阿诚下次要记得小孩子不可以碰火而且做事要专心知道吗?”

阿诚止住眼泪,看了看大少爷,“是,大少爷,阿诚记住了。”

摸摸阿诚的脑袋,明楼欣慰的点点头,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听话。

“大哥,我也要抱,我还要吃汤圆。”明台拽着明楼的衣角,有些着急。

看着任性的明台,明楼决定让他长长记性。

“没有汤圆吃!”明楼把阿诚放在沙发上,把小点心推到那孩子面前。

“谢谢大少爷,我不吃。”阿诚拘谨的坐在沙发上,连看也不敢看那盘点心。

明楼不再劝说,转身教训起明台。

“知道哪错了吗?”

“啊?”明台被问住,黑白分明的眼睛转了转,“没有啊大哥,我只是想吃汤圆。”

明楼居高临下看着明台,“第一,阿诚和你一样都是小孩子,你不可以使唤他,尤其是碰一些危险物品。第二,人家在为你煮东西你不仅不帮忙还让人家分神。第三,恶人先告状,竟然还动手打人!大姐真是把你宠坏你,以后长大还得了!”

明台愣住,“大哥,你偏心!就只知道教训我!”
“那是因为你欠教训!今天不许吃汤圆!”

明台一听,立刻在地上打起滚来,“我要吃汤圆!我今天就要吃汤圆!”

“诶呦,小少爷你怎么在地上呢?赶紧起来。”循声望去原来是桂姨回来了。

“桂姨!明台见到桂姨急忙爬起身来,“我要吃汤圆!”

“不许给他煮!”明楼吼道,吓住了桂姨。

“哼!”明台拍拍裤子上的土,“等大姐从苏州回来我要告诉大姐!大哥和阿诚哥欺负我!”说完跑回了房间。

明楼看了明台一眼,“臭小子,就知道告状。”

“大…大少爷,我们家阿诚犯了什么错吗?”桂姨的声音带着些恐慌。

“没事,阿诚没犯错,桂姨不用放在心上。”

“那就好…那就好。”桂姨搓搓手,“阿诚你快回家去,不要在这捣乱。”

明楼从报纸里抬起头来,“桂姨,让阿诚留在这吃晚饭吧,不然晚饭那么多好菜都让明台那个小馋猫吃了。”

“不用了不用了,大少爷。”桂姨推辞着,拉着阿诚的手, 被拉着的阿诚看向大少爷,见大少爷正和善的看着他,急忙转回头。

明楼笑笑,什么时候明台也那般听话懂事就好了。


2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一大早,桂姨便去赶集,当然没忘了小少爷的要求,把阿诚放在明公馆陪他玩。

明公馆的客厅内,明楼正专心练字,他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汁,写了几个字后皱了皱眉头,正巧,桂姨家的孩子和明台从眼前跑过。

“阿诚,过来。”

“大哥,阿诚哥今天是陪我玩的!”明台伸出两只小胳膊挡在阿诚面前,“才不听你差遣!”

阿诚绕过明台走上前来,“大少爷有事?”

“帮我磨墨。”说着把墨锭递给阿诚,还搬来了一个板凳,抱起阿诚放在凳子上,看了看一脸不高兴的明台,“你比明台大吧,怎么个子还不如他高?小孩子不能挑食知道吗?不然会长不高的。”

阿诚只微微点了点头,他哪里还敢挑食。

“哼,大哥不让我使唤阿诚哥自己倒是用的理所当然。”明台在一边撅着小嘴。

“明台,你功课做完了吗?要不要我来检查一下?”

“大哥专制!大哥专制!”明台做了鬼脸便去玩小火车。

“大少爷的字真好看。”阿诚看着明楼写的字忍不住夸道。

“阿诚认识这些都是什么字吗?”

“不认识。”阿诚的声音小小的。

“精忠报国,这是名将岳飞出征之时,他母亲在他背上刺的字。”

阿诚思考片刻便歪着头问,“既然是他的母亲为什么要在他背上刺字?她不心疼她的孩子吗?”

明楼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孩子的世界真是单纯,“他母亲心疼,可她要用这四个字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的儿子,不要忘记对国家竭尽忠诚,好啦你还太小,不明白是正常的,等你上了学就知道了。”

“上学?”阿诚磨墨的手停了下来。

“怎么?桂姨前一阵不是说送你去上学。”阿诚虽是养子,但桂姨却如亲生一样对待,印象最深就是桂姨说,要送阿诚去上学,人要有文化才能改变命运。当时明楼对桂姨有些小小的敬佩,一个女佣就能有这样见识。

“可能吧。”阿诚的声音带着一丝认命的哀愁。

明楼有些疑惑,刚要问出口,眼睛却看到阿诚因磨墨而露出的一小截手腕上带着红肿的伤痕,他忍不住抓起那瘦小的胳膊。

“怎么弄的?”

阿诚被吓了一跳,他支支吾吾,眼睛里满是不知所措,妈妈和她说过的,不许告诉任何人。

“在家里…一不小心磕到了桌角…”

“是吗?”明楼有些不相信,他放下毛笔想卷起阿诚的袖子,没料到平时乖顺的阿诚一把抽回胳膊跳下椅子跑远了。

明楼想把孩子喊回来,还是忍住了,跑那么快,是嫌自己管多了?

阿诚跑到门外,躲在墙角喘着粗气,他卷起袖子看着胳膊蜿蜒而上的伤痕,想不通妈妈留在他身上的痕迹是想提醒自己什么。


3

年关将至,大红灯笼高高挂着,满街都是鞭炮声和孩子们的笑声,大姐明镜带着明楼走在弯弯曲曲的小巷里特地去给桂姨拜年,还捎带着礼品。

明家心善,虽从商,可明家两个孩子从小便接受了高等教育,懂得尊老,桂姨在明家工作了十几年,衣食起居无一纰漏,过了新年来拜访一下,姐弟两人心里才过得去。

按着门牌号码找到了桂姨的家,可门却锁着,两人不免有些失望。

“可能是带着阿诚去置办年货了。”明楼探头扒着细小的门缝看。

“说的在理,也是我们唐突了,要过年了忙得很叻。那走吧,明天再来。”明镜迈出步子却被明楼拉住。

“干什么诶,拉我做什么?”

“大姐,你看。”

明镜看看明楼,“什么东西嘛?要你这样大惊小怪。”顺着明楼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一惊。

躺在院子里的是阿诚。

姐弟俩对视一眼,大姐急了,“看我有什么用嘛!赶紧把门撬开啊!”

明楼闻言反应过来,他慌乱的捡起门口的大石头向门锁砸去,门锁只是被砸的晃了晃。

“怎么办呀?明楼,这么冷的天,阿诚就那么躺着会被冻死的。”

“大姐,别着急,我翻过去!”明楼言罢,跳上一遍柴垛,翻进了院子里。

“你小心点。”明镜心急,哪里想到只是拜年遇到这样的事。“快看看阿诚怎么样。”

明楼脱下大衣披在阿诚身上,把人抱起。寒冬腊月,阿诚身上只着一件单衣,小脸通红,嘴唇已经干的起皮,摸了摸额头,果不其然。

“大姐,阿诚发烧了怎么办?”

听到弟弟的声音明镜急的在门外走来走去,“快把孩子送进屋子里,打些水给他擦擦!”

明楼听了踢开屋门,把怀里的小人放在土炕上,急忙去打了盆水。

不行这炕太凉了,明楼把阿诚用大衣围裹好然后搂进怀里,另一只手拿起毛巾擦着阿诚红彤彤的脸。

没过一会,桂姨便回来了,她看到站在自家门口的大小姐脸色一变。

“诶呦,桂姨你可回来了,你家阿诚晕倒在院子里了,明楼翻着院墙进去照顾了,你快开门,看看怎么样了。”

桂姨一听脸色比刚才又白上几分,事发突然,她完全没想到用什么借口来糊弄明家姐弟,哆哆嗦嗦的刚开了门,明镜就冲了进去,“明楼,桂姨回来了,孩子怎么样了?”

明楼闻声抱着还在昏迷的孩子走了出来。

“怎么出来了?快进去,阿诚哪能吹风啊?”明镜推着明楼往屋里走,明楼却一动不动,红着眼睛看着桂姨。

看着沉默的两个人,明镜不懂了,“怎么了呀?明楼?”

“大姐。”明楼抱着阿诚的手紧了紧,“明家缺钱吗?!”

“啊?”明镜彻底被问蒙了。

“缺养一个孩子的钱吗?!”

“不…不缺…诶,明楼,什么意思啊?”

“好!既然不缺,那明楼现在就有一个决定,这个孩子我明家收养了,别人休想再虐待他!”明楼说的果断,他抱着昏迷的阿诚步履坚定的从桂姨身边走过去。

明镜看了看快要吓哭的桂姨,来不及问清原由,跟着明楼的脚步走了。

路上明镜看着阿诚显露出来的皮肤湿了眼眶,“这…这…桂姨怎么能下得去手?”

“大姐,先送阿诚去医院做个检查,还有我刚刚说的,希望大姐能同意。”明楼给阿诚紧了紧围巾。

“如果这孩子放在桂姨那里过的是这种生活,那姐姐同意你的做法,我明家养一个孩子还能养不活啦?”

“谢谢大姐。”明楼摸摸阿诚的脸,孩子,你要相信,太阳每天都会升起,希望每天都会有。

进医院做完了系统检查,姐弟俩才安心下来,孩子并没有不可逆的损伤,阿诚身上的伤不少,可终究是皮外伤,养上一段时日便会痊愈,受到长期虐待而导致的营养不良姐弟俩也不太担心,明家的饮食习惯足以让阿诚得到恢复。

输了液病情逐渐稳定下来的阿诚在病床上悠悠醒了过来。暖的?他有些不可置信,睁开眼睛竟然看到了大小姐和大少爷。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明镜握住阿诚的小手,“阿诚乖,别害怕,这是医院,你生病了。”

阿诚畏畏缩缩把脸埋在了被子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阿诚,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桂姨虐待你?”明楼端起早就备好的粥盛了一勺喂到阿诚嘴边。

阿诚红了眼睛,“妈妈告诉我,要是和别人说的话就不能去明公馆玩儿了。”

明镜明楼一愣,“傻孩子哟,那你就这样任她打骂?”明镜摇了摇头,这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是该好好呵护的年纪。

“阿诚,你喜欢明家吗?”明楼放下粥一脸的严肃。

“喜…喜欢…”

“那好,你听清楚,以后你便是明家的二少爷,姓明名诚,以后谁都不能再欺负你,记住了吗?”

我以后就是明家二少爷?阿诚想不通,看着大少爷严肃的样子,他张张嘴唇生怕说错什么话。

“记住了吗?!”明楼提高音量又重复了一遍。
阿诚被吓得一抖,“记…记住了。”

他不知道,地狱天堂只有一门之隔。


4

把阿诚带回家后,桂姨跪在门口希望明家能把阿诚还给他,明楼毫不留情的拒绝并赶走了她,他不再相信这个女人所谓的忏悔和眼泪。

明家多了一个人最高兴的当属明台,阿诚出院第一天回到明家的时候就被小少爷拉着手转圈,“太好啦,终于有人陪我玩啦,阿诚哥以后都不会走了是不是?”

明镜一脸宠溺的看着明台“是啦是啦,你这个孩子,阿诚刚刚出院,经不起你闹。”

“以后阿诚就是你二哥,你不能像以前那样没规矩,知道了吗?”明楼将两人分开,对明台说。

“二哥?”明台撇撇嘴喊道,“我也要当哥哥!我不要当弟弟!”

闻言两人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看阿诚竟也被逗笑了。

转眼,阿诚入明家已经三个月,性格还是那么的安静内向,规规矩矩,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姐忙于生意,明楼忙于学业,虽平时对阿诚爱护不少,但还是忽略了阿诚的心理问题。

半夜,明楼被渴醒,他迷迷糊糊去厨房喝水,却看到个小小的身影。

“阿诚?”那背影一愣,慢慢转过身来。

“大半夜你在这干什么?”明楼走向阿诚,看到阿诚正往嘴里塞着饭团。

“大…大少…”,阿诚抬头看着明楼因为他的口误绷着一张脸。

“大…大哥…我…我…”阿诚嘴里含着东西说话都不清不楚。

“晚饭没吃饱?”明楼蹲下来看着阿诚。

阿诚只是低着头,“对不起,大哥,我…我没吃多少,真的!我…我的饼干没有了…我真的只吃了两个…”

明楼傻眼了,回想起阿诚进明家以来的种种,晚饭就只吃一小碗,吃完就礼貌的打完招呼回房间,明楼以为阿诚因为长期虐待吃不饱身体还没有适应,哪里想到是阿诚一直不敢多吃。

他抱起阿诚,想让他尽量放松下来,“阿诚自己还藏着饼干吗?”

阿诚一听努力咽下饭团,被噎的咳嗽两声,缓过来解释道,“大哥,我的饼干都是明台不要的…”

话没说完,阿诚就被明楼紧紧抱在怀里。

“大哥…?”

“阿诚…臭小孩…就知道怎么让人心疼。”他起身把阿诚抱回自己的房间,给阿诚盖上柔软的被子。

“你在这等着,大哥去给你把粥热一下,吃凉的怎么可以?”

“大哥!不用了我吃饱了!”拉住明楼的手,“两个团子真的饱了。”

明楼听了绕到床的另一侧也翻身上床,“那咱们来聊一聊,阿诚,你在明家都吃不饱吗?”

阿诚犹豫半天开口道,“我…我怕大小姐…”

“还叫大小姐?”

“大姐…我怕大姐和大哥嫌我吃的多。”

“阿诚,你吃的再多我们都不会嫌弃你,知道吗?”明楼把乖小孩搂进臂弯,“明家以后就是你的家,你一个二少爷在明家连饭都吃不饱传出去是要丢我们明家的人吗?”

“没有没有。我不敢。”阿诚激动的坐起来,“我是怕…怕大哥大姐嫌我麻烦,不要我…”

明楼一听恨不得拽起阿诚的小腿打他屁股,“阿诚,你现在对我们而言是家人,不是桂姨养子的身份,你现在就是堂堂正正的明家二少爷明诚,你听着,以后在明家,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就告诉我,我希望你可以没有保留的相信我相信大姐,既然我们把你带回了明家,就必定会看着你日后成长为一个有出息的人才会放手,明白吗?嗯…这样吧,以后多和明台学一学怎么当小孩,知道吗?”

“啊?”阿诚长大了嘴,脑海里浮现出明台小少爷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样子,“可是大哥,那很难诶。”

明楼被阿诚的表情逗笑,“难也要学!好了,阿诚,今天和我一起睡,闭上眼睛。”看着听话的阿诚明楼抻抻被子搂着他进入了梦香。

第二天晚饭时,阿诚破天荒的吃了两小碗米饭,大姐高兴的说“看,阿诚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哪个男孩吃饭才吃那么点?”她歪着头又冲着佣人喊道,“以后家里的饭菜多变变花样而且还得做些营养的,阿诚的身体且得养着呢。”

“谢谢大姐。”阿诚道着谢,还不忘给明镜夹了一块小排骨。

“诶呦,看我们家阿诚多懂事,明台,你要学着点知道吗?”明镜看着自顾自吃饭的明台说道。

“哼,阿诚哥哪有那么好?!我看他要向我学习才是呢!”明台把脸埋进饭碗里头也没抬。

“说的对,阿诚就是要向我们明台学习嘛。”明楼的话语里带着深意,余光发现阿诚正在看着他,两人对视一眼会心笑了。

本来是想写小段子的…结果发现这段子有点长(・_・; 先写四段,后面正在考虑要不要安排我可爱的小阿诚上学(´・_・`)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