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喵

【凌李】果子成精啦




请原谅我起名无能


1
李熏然被买回来的时候,和同伴挤在袋子里,外面太阳好大啊,李熏然擦擦脑门上的汗,低头看了看自己黝黑的小胳膊,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是小伙伴里面最黑的。

“这里好凉快啊!”李熏然被放在冰箱里,他环顾了四周一圈,看到了西瓜哥哥,苹果哥哥,还有鸭梨妹妹。

“山竹弟弟你好黑啊。”西瓜哥哥看着李熏然有些嫌弃。

“对啊对啊,你看我水灵灵的,就是想黑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才能黑成这样呢。”鸭梨妹妹用手指点点自己的脸,一脸的娇羞。

李熏然不乐意了,小声嘀咕道:“白有什么用啊?一个女孩胖成那样还好意思说我…”

鸭梨妹妹一听,这不是戳她痛处了吗?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看的李熏然不知所措。

“你…你别…别哭啊…”李熏然抱着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上前两步。

“别管她,她一天能哭五六七八回,我们早就受够她了。”一个陌生的嗓音传过来。

李熏然望着声音传过来的地方,一个橙子从西瓜哥哥后来走出来,那橙子看了看李熏然:“呃…你…你确实蛮黑。”

李熏然看看周围一圈都嫌他黑的兄弟姐妹,默默挪到小角落,抱着膝盖蹲了下来。

“你别难过。“橙子滚到李熏然面前,“我刚才说错话了,你虽然黑,但是你长得好看。”

李熏然抬头看看橙子,“真的吗?”

“真的!你皮肤好光滑啊,头发绿绿的也可爱,以后我罩着你。”橙子搂过李熏然。

“那…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凌远,是个赣南脐橙,橙子界的老大!厉害吧!”凌远挺起胸膛一脸的骄傲。

“那我…我的祖先还是移民过来的呢!外国果!”李熏然叉腰满口的不服气。

凌远:“……”



2
“熏然,你怎么了?。”凌远摸摸小山竹的脑门,没发烧啊,怎么这么没精神。

“我…我肚子疼,可能是溃疡…我们山竹都很容易得溃疡的…”李熏然捂着肚子。

“那…那会死吗?”凌远皱着眉头。

“严重的话…”李熏然摸摸凌远粗糙的皮肤,“严重的话可能会…”

凌远一听,立马站起身来,“别怕,哥哥去给你找消炎药!”李熏然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看见凌远用圆圆的肚子把冰箱门撞开了,然后叽里咕噜滚了下去。

幸好主人没在家啊…李熏然擦擦脑门上的冷汗。

“熏然!我上不去了怎么办!”过了一小会李熏然就听到凌远在下面喊着。

李熏然探探头,凌远手里拿着消炎药举高高,可惜他又圆又小,蹦的再高也毫无希望能爬上冰箱。

李熏然咬咬牙,站在冰箱边缘直接跳了下去。


3
“熏然,你要吓死我了!”凌远用短短的小胳膊接住李熏然,“你们山竹太脆弱了,以后可不能这么冒险直接蹦下来知道吗?”

李熏然躺在凌远的肚皮上点点了头。

喂熏然吃了药,两个果子开始郁闷到底怎么回去。

“不然,我们不回去了!”凌远拉住熏然的手,我们藏在储藏室里!那里也很凉快!”

李熏然呆呆愣愣的,“凌远哥哥说什么我都听。”

凌远看着黑黑的李熏然,觉得他实在可爱,凑上去亲了一口。

李熏然的脸直冒热气,并第一次感谢自己黑黝黝的外壳。


4
几天后

“妈妈,你把我的橙子和山竹吃了?”

“没有啊,你再仔细找找。”

“没有啊,好奇怪啊…消炎药也莫名其妙消失了好多。”



5
真是没羞没臊啊,储藏室里的自行车捂着眼睛,摇了摇头。

“熏然!原来你这么白!”凌远脱去熏然黑黑的外套,忍不住亲了好几口,“软软滑滑的,老子真是捡到宝了!”

“可…可是,凌远哥哥,你好黄啊,里外都那么黄…”李熏然被凌远弄的有些痛。

“对啊对啊,我黄的很!”凌远摸摸熏然的小脸,“我以后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李熏然躺在胖胖的凌远身下,含着生理性眼泪,想着山竹和橙子会结出什么果。



评论(4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