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喵

【凌李】熏然哪去了?


已经被写烂的变小梗

我踏着已经被写烂的尾巴上车了2333

1.

早上起来的时候凌远习惯性去搂李熏然,却摸了空。得,看来小崽子已经醒了,凌远翻了个身,直接套上拖鞋下床。

“熏然,你起这么早是不是我昨晚…” 凌远揉揉头发有些茫然看着空荡荡的客厅。

“熏然?”凌远拧开卫生间门把手把头探了进去,浴室里衣服扔的乱七八糟,浴巾也被揉成一团放在洗手池上,还是昨天的香艳场面。凌远纳闷的看看墙上的挂钟,想着给李熏然打个电话的时候卧室里响起了小奶音,吸引了凌远的注意。

奶音??!奶音??凌远跑回卧室,然后直接傻了眼。

一个光着屁股的小肉球正吊在床上,小肉球双手紧紧抓着枕头,两只小脚都悬空着。看到凌远进来,小肉球激动的喊了起来。

“老凌!老凌!快点把我拎下来!床太高了!快点!吓死我了!”小肉球抬起脑袋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脑门前的小卷毛都跟着颤了起来。

“你…你是?”凌远捏着小肉球的胳肢窝把他拎到眼前。

“我是熏然啊!你看不出来啊!”小肉球生气了,挥起拳头打向凌远的脸。

“可是你…你为什么…??”凌远稍稍偏过脑袋便躲过了李熏然攻击。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说你是不是…”小肉球一脸气愤的竟然还红着脸,“你是不是……”接下来的话李熏然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是什么啊?”凌远把小肉球搂进怀里,仔细看了看然后亲了一口小肉球头发。

“你是不是…你是不是有问题?你…昨晚…昨晚没戴…没戴套!!你看!!我醒了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李熏然脸蛋通红瞪着凌远。

凌远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笑弯了腰,“熏然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科幻片看多了??”

“不要怀疑我的分析能力!昨晚是你第一次没戴套!”李熏然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白花花的小肚腩,练了几年刚刚有型的腹肌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

凌远像是想起了什么是的,一只手托着李熏然的小屁股直接去了书房。“熏然,你刚刚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凌远登陆医学网的账号,输了一串英文,然后点击了搜素。


凌远浏览完所有关于这方面资料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熏然,美国在1988年就有这方面的报道,一对情侣在欢爱后女方变成了蚕豆大小,不过两个月后便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当时这件事在美国很轰动,双方也是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后才确诊为JY过敏…”

“呼…嗯…好吃好吃…”李熏然枕着凌远的手指…已经睡着了。

“看样子也不是很担心啊…”凌远擦擦李熏然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把小家伙运回卧室,撕了一小片面巾纸给李熏然盖上。

2.

“你是说我真的是JY过敏!!”睡醒的李熏然精力十足插着腰站在凌远的手掌上,“你说我怎么办!!变成这我还要不要活了!!”

“没事没事,两个月就可以恢复了!我保证!”

“你说真的?”李熏然吊起眼梢看着凌远,“你骗我的话我饶不了你的。”

“骗你是小狗。”凌远把李熏然拎到眼前,忽略他胡乱挣扎的小胳膊,“我已经帮你请了假,说咱们在国外定制的婚礼礼服有了问题,婚戒尺码也不对,我有好几台手术走不开,只好让你去了。”

“我爸信了?”

“你爸一直很相信我。熏然,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帮你做几身衣服,你说对不对”说完,凌远手不老实的摸了摸李熏然小了N号的某个器官。

“凌远,你他妈这是在猥亵!!”李熏然双手捂着下面,恶狠狠的说道。

“多亏了小李警官我才知道我身体里还隐藏这种恶趣味。”凌远看了看李熏然捂着的地方,又看了看满是羞愤的小脸,不厚道的笑了。

吃了晚饭,凌远拿出刚刚从商场买回来的布,照着李熏然现在的身长剪裁开后,拿起针线认真的给李熏然做衣服。

“我告诉你啊凌远,我不要新鲜的颜色,你照着我衣柜里的衬衫裤子做,内裤要用棉的知道吗?我要是穿着不舒服天天咬你耳朵。”李熏然乖乖的躺着凌远的大腿上,枕着棒棒糖的小棍,说完还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口糖。

“知道啦,你现在可是我的小祖宗。”凌远把针线挪到台灯前顺利的引上了线,一针一线认真的缝了起来。

“哼,你知道就好。”李熏然从凌远的大腿上站了起来,一个助跑,成功从凌远的大腿跳到了小茶几上,“你慢点缝,别扎到手,这个糖太甜了,好齁。”说完踮起脚尖颤颤巍巍的扒住杯沿,努力蹦了几下,终于爬了上去。可惜还没稳住,扑通一声便掉进了水里。

“老凌!老凌!别缝了!我都要被淹死了!!”李熏然在水里扑棱着,小卷毛已经湿了。

“唉,真是不让人省心。”凌远小心的把针插在线桶上把李熏然捞了出来。“咳咳咳…老凌…哇哇哇,吓死我了!原来溺水这么可怕!!”李熏然擦擦流出来的口水,哭的好不可怜。

“你呀,不要太淘气。”凌远用袖子把湿乎乎的李熏然擦干净,然后放在了头顶上,“在上面好好呆着不许乱跑,掉下来就抓我的头发。”

差点被淹死的李熏然没敢吭声,直接躺了上去。还好凌远的头发软软的。

凌远缝了两个小时,给李熏然缝了五套小衣服,又缝了两套睡衣才把东西收拾起来,他可没忘了李熏然还在他的头顶,听着小呼噜声就知道他已经睡着了。小心翼翼的走到卫生间,照着镜子把李熏然从头顶拿下来放到手心,李熏然睡觉流口水的毛病真是改不掉啊。


3.

“老凌,给我加一点热水。”李熏然此时正泡在洗手池里洗澡,凌远怕李熏然再呛水,体贴的给李熏然套上个洋葱圈。

“你都泡半个小时了。”

“可是真的好舒服啊,我还是头一次在这么大的池子里泡澡呢!爽毙了!”李熏然闭着眼睛一脸的惬意,小脑袋靠在洋葱圈上看都没看凌远。

凌远摇摇头,把李熏然换下来的小衣服搓干净,还不忘放了些柔顺剂。

“唔,泡饿了…”李熏然的小肚子咕噜叫出来,他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看洋葱圈,咬一口的话没关系吧?李熏然张开小嘴啃了上去,果然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美味!不然再来一口吧…

凌远洗完衣服要去捞李熏然的时候正好看到李熏然慌张的要叫他,而洋葱圈已经豁开了一个口…

孺子不可教也,凌远看看趴在他肩膀上不好意思的李熏然,考虑着下次小孩再泡澡时要不要换个大薯片。

4.

凌远实在不放心李熏然一个人在家,临走时,把穿戴完毕的李熏然拎起来装进衬衫口袋里,和爱人随时随地在一起让凌远感觉甜蜜。

“院长,早上好。”小护士热情的和凌远打着招呼。

凌远刚笑着点点头予以回应便感觉一阵疼痛,“嘶…”

“院长哪不舒服吗?”小护士上前一步有些担心。

“没事没事,你去上班吧。”凌远挥了挥手,小东西真不老实。

“熏然,你掐我干嘛?”回到办公室的凌云把小东西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李熏然坐在笔筒架上,扭着头:“谁让你冲人家小护士笑了?”

凌远噗嗤笑出了声:“变小了还这么爱吃醋?”

“哼。”李熏然显然不买账,翘起了二郎腿瞪着凌远。

“熏然再看见我对着小护士笑怎么罚我都成!”

“女医生也不行!”

“好好好,只对着熏然笑好不好?”

李熏然这才解了气,爬上凌远的耳朵,点了点凌远的眼角,“为什么你笑起来那么多皱纹还会帅?”

下午开会的时候,李熏然困的哈欠连天还是钻进了凌远的衬衫口袋。

“熏然,在我办公室睡不好吗?口袋里不舒服。”

李熏然露出小卷毛,“可是听着你的心跳声睡得更安心啊。”

……凌远 卒



“关于杏林分院…我们需要…建立更完善…更健全的…规章制度和…和管理…”

“院长,您没事吧?是不是病了?”

“没…没关系…”凌远擦擦满头的汗。

李熏然睡的舒服,翻了个身,这枕头有点小啊,李熏然抬起小手抠了抠小枕头。

“嗯……” 凌远连脸色都开始变了。

“这么多汗,院长不会是发烧了吧?”

“院长,关于杏李分院的事我们下次讨论也行。”

“我没事…还有,杏李分院的各基层人员…必须…”

李熏然摸摸手里的小枕头,不是枕头啊,是花生豆,花生豆好好吃,我要吃花生豆…嗯…好吃好吃…

“唔!”凌远一下站了起来,咬牙看了看已经惊呆的同仁们,开口解释道:不好意思,继续…我们继续…”

李熏然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凌远正在给他面前的小碗的夹排骨,“老凌你开完会啦?”

“你还好意思问。”

“???”

“我问你睡觉是不是做梦了?

“你怎么知道啊?梦到了花生豆!可好吃了!老凌,下班你去给我买花生豆好不好?”

凌远看着眼睛睁的圆鼓鼓的李熏然觉得心都要化了,熏然做什么都是对的!对的!

“好好好,要什么都给你买。快吃饭吧,食堂的排骨可好吃了,你快尝尝。”

“看着就知道不错啦!老凌,你办公室有香皂吗?”

“有啊,问这个干…”

凌远话还没说话,李熏然便爬上饭碗抱着小排骨就啃了起来。

“好吃!比花生豆还好吃!老凌,一会要帮我洗澡知道吗?”

凌远:……















评论(1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