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喵

【凌李】山里那边海底那边有一只小精灵


1 不是所有小精灵都聪明

凌远下班回家的时候意外发现家里的玻璃杯全碎了,他小心翼翼的把玻璃渣收拾干净,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

第二天下班回家凌远拎着一整套的杯子回家,刚进家门口,砰的一声,袋子里崭新的玻璃杯变成了一堆崭新的玻璃渣。

“嘻嘻嘻。”耳边传来笑声,凌远下意识地伸手一抓,一拳头的空气却听见了小小的抱怨:大叔,你抓到我的卷毛了,快放手!

“你是哪来的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我是小精灵”

“小精灵来我家干嘛?”

“我来玩玩不行吗?大叔,你问这么多很烦啊”

“你打碎的都是我家的玻璃杯我问问还不行了?”

哼!

抓着隐形小卷毛的手传来一阵疼痛,凌远急忙松开手。

砰砰砰,卫生间传来一阵响声,凌远跑到卫生间看着卫生间的水管都已经爆了,一瞬间就成了水帘洞。

“信不信我把你家厨房变成大火球?”

“你不要胡闹,会死人的。”凌远生气了,卷起袖子开始收拾卫生间。

“你不高兴了吗?”

“你说呢?”

“我不是很聪明猜不出来啦,不过…让我闻一闻…”

“闻一闻?”

“嗯!我闻出来了,你现在身上是臭榴莲的味道,这表示…嗯…很高兴…”

“很高兴?你哪里看得出我很高兴?”

“…我不知道啦,寻味课我从来没有及格过。”

“看样子是笨精灵。”

砰砰砰,客厅的电视机从电视墙上掉下半个角。


2 苹果不是害羞的味道?

“你凭什么住我家?”

“你没有点同情心吗?我都受伤了。”

“你胳膊的伤又不是我咬的。”

“可是我就这么出去的话,啄木鸟先生会弄死我的。”

“它为什么啄你?”

“大叔,你真的很啰嗦。”

“这是我家你还要不要呆?”

“…我把它家宝宝打哭了。”

“就伤了胳膊也算你命大。”

“大叔,我明天想吃煎饼果子。”

“你还知道煎饼果子?”

“在电视上看到的,好好吃的样子!我要两个蛋一个肠!”

“我又没说要给你买。”

“买嘛买嘛!我饿了好久了,小肚子都瘪了。”

小精灵竟然慢慢显出人型,一头的小卷毛,脸蛋肉乎乎的,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好可爱的小精灵。

“只…只买一个。”

“哇!大叔真好。”

凌远看着小精灵扑楞着小翅膀然后站在自己的鼻子上,轻轻亲了一口眼睛。

凌远擦擦脸,湿乎乎还带着点青草香。

“你偷着笑吧,森林里好多小精灵让我亲她们呢。”

“我想我要去洗脸。”凌远嫌弃的擦擦手走向了卫生间。

“我闻到你的味道啦!是苹果味!嗯…酸酸甜甜的,还有些涩,这个是…是害羞啦!大叔你害羞啦!”

“你忘记你寻味课不合格了吗?”

“是哦。”小精灵半隐半显着,大大咧咧去拿桌子上的可乐喝。

“怎么闻这么准…”凌远把水温调到最凉,洗了把脸,对着小精灵也会心动,难道是太久不恋爱了?

洗完脸凌远看到小精灵正45度角拿着自己的手机。

“你在干什么?”

“你好烦啊,没看到人家在自拍吗?”小精灵看着手机屏里的凌远,“不过也好,你头这么大显得我更可爱了,这可是咱们第一张合影,你好好保存。”小精灵浏览着手机里自拍,“完美啊我真是完美。”

3 凌远是软软的也可以硬硬的

小精灵被凌远养的很好,能量充足的它可以越来越久的显示本体。小精灵很满意,但是凌远越来越不正常了,凌远看着小精灵会莫名其妙的脸红。

“大叔,你看电视为什么会脸红?”

“那你为什么要坐在我两腿之间?”

“我喜欢你啊,而且你软软的,很舒服啊…啊,怎么硬了?”小精灵话音刚落就被凌远一巴掌拍了下去。

“以后自己坐沙发上,别打扰我。”凌远冷着脸回了房间。

“什么嘛,一点都不可爱。”小精灵撇撇嘴。

小精灵吃累了,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凌远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看看睡在沙发上的小精灵满面的愁容。

没过几天,凌远就带回家一个女人。

凌远做了很多菜,小精灵隐形在房间里闷闷不乐。他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凌远叫它吃饭。

4 不是说从来不及格吗?

“你不喜欢那个女人。”

“你又知道?

“我闻出来的,和她在一起的你是柚子味,又酸又苦,难闻死了。”

“要我提醒你多少次,你的寻味课从没及格过。”

“不会的!又酸又苦是寻味课的基础知识我才不会错。“

“那我和你在一起时是什么味道?”

“嗯……”小精灵深呼吸仔细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是水蜜桃的味道,好甜好甜…啊不对不对,甜中还有些苦…凌远,你也讨厌我吗?

“你会离开这吗?”凌远不回答小精灵的问题直白的问道,内心的想法完全暴露在外,这让凌远感到恐慌。

“那个女人要搬进来了?”

“你会在这呆一辈子吗?如果不能的话还会回来吗?”凌远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他想让小精灵离开这恢复正常的生活,又觉得没有小精灵实在枯燥无比。

“可是一辈子是什么意思?”小精灵不再乱飞,靠在椅子上腰背直挺。

“一辈子…算了,和你解释你也不懂,你睡吧。”卧室门被关上的声音吓的小精灵一抖,它的小脑袋里全是问号,可是凌远的脸却是清晰的很。

5 谁来打碎我的玻璃杯

凌远刚下飞机就赶到医院,新一轮爆发的传染性病毒引起了社会的恐慌。

“院长,这是新闻最新公布的消息。”凌远接过笔记本看了起来,新闻播报完毕,凌远扣上电脑,神色凝重起来,他或许再也看不到小精灵了。

当他说出他就是乘坐那班航机回来的时候,平时互相恭敬的同仁满是惊慌,凌远理解所以他立即打了电话要求隔离。

症状越来越明显了,短短几天,凌远就发烧39度,咳嗽呕吐,皮肤也出现了红斑,全身症状明显,激素用量远远超过正常值,即使痊愈了,激素使用过量的后遗症也不会让自己好过。

凌远好想念家里的小精灵啊,上次未果的谈话让他们僵了好几天。

凌远忽然觉得眼睛上湿乎乎的,还是熟悉的青草味道。

“你可以看出来我在偷着乐吗?”凌远拿掉氧气面罩。“我好想你啊,小家伙。”

“我看到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少我就知道出事了,有没有很厉害?”

凌远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轻轻摸着小精灵的卷毛。

“你不要怕,我会救你的。”

小精灵飞了起来停在凌远毫无血色的嘴唇上空,俯着小脑袋轻轻凑了上去。

“凌远,我闻到了糖的味道。”

凌远看着小精灵双掌合十,四周亮起了蓝色的光晕,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小精灵那么严肃的表情,脸蛋上的肉绷的紧紧的。

然后他看到小精灵越来越小,颜色也越来越淡。

“停下来,快停下来。”凌远一点力气也没有,他急的眼泪在眼眶里乱转,“你听话,快停下来。

“大叔,你要记得我,我叫李熏然,你一定要记得我。”

“我不记得!你停下来,停下来,我求你了停下来…”

“记得我叫李熏然,李熏然。”小精灵趴在被子上干巴巴的冲凌远笑。

医务人员进来的时候发现凌远连氧气罩都没戴,眼睛通红的盯着被子。

凌远所在的H市上了报纸头条,第一医院院长患病后自觉产生坑体,痊愈出院,根据其血清研究出的疫苗抗体拯救了数百人。


凌欢去给哥哥收拾屋子的时候意外凌远的床柜上摆着一张照片,“咿,闷骚,还放自己的自拍。”

她拿着照片去笑话凌远,却被凌远一把抢了过来,捂在胸口。

照片上的小精灵已经消失了,可他现在只剩这一点念想了。




嗯 烂尾了






评论(2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