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喵

【凌李】说了让你准时回家(一发完 BE)

  

  cp文:

        谁叫你不让我玩游戏 

        一起食用更佳

正文:

1
这是李熏然喝的第二瓶酒,但是体质关系他现在脸蛋通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凌远从来不让他碰酒,说他体内缺什么乙醛脱氢酶,会给肝脏代谢带来负担,不过乙醛脱氢酶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李熏然手托着下巴翻了个白眼。

几点了?李熏然翻出手机,10:25!!凌远那个王八蛋还不来找他!今天是他们在一起三周年纪念日,三周年啊!李熏然从前一天开始就满心欢喜但是又要小心翼翼的筹划着怎么过三周年,可今天那王八蛋竟然忘了!

李熏然记着第一年的时候,正是非典爆发的时候,凌远冒着生命危险奋斗在第一线,李熏然哪还有心思过纪念日,只盼着凌远平安。

第二年的时候非典过去了,李熏然又因为案子连夜飞去了香港。

我就不信了!第三年还过不上?李熏然不信这个邪。

他想着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凌远给他一个早安吻,蜻蜓点水的那种,当然热火朝天更好!然后俩人趁着双休可以去疯一天,游乐场电影院咖啡厅,再或者小树林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的…呃…小树林还是算了吧,李熏然有些颓废的垂下头,那混蛋把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了,老子还陪他去小树林?!

想起凌远一脸无辜看着他的样子,李熏然就头疼,但是他有点想那个老混蛋了。生着气出来就这么干巴巴回去是不是有点没志气?李熏然正犹豫着,电话响了,是凌远打过来的,他瞄着吧台上的手机心里默数着数,十秒,时间够长了吧?然后迫不及待的拿起电话故作深沉的:“干嘛?”

“你是不是在小酒吧喝酒呢?”

“你怎么知道?”李熏然惊掉下巴的同时还是感叹了一下,凌远的声线真好听。

“一生气就跑小酒吧喝酒,我还不知道你?快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哼,那我给你个面子。”说完李熏然挂断了电话,拎起外套走人。

2
虽然是夏天但是晚上的夜晚还是有点凉,凌远看见李熏然从酒吧出来,手里拎着外套耍帅,上去扫了一下李熏然毛茸茸的脑袋。

“大晚上的把外套穿上。”凌远无视小狮子带着怒气的眼睛,直接把外套给李熏然套上。

“我没消气呢!你还打我一脑壳!”李熏然怼了一下凌远,对方直愣愣看着身后竟然没什么反应。“喂,你看什么呢?”

“别说话,和我回家。”凌远回过神来搂住李熏然带着人要上车。

“我还生着气呢!凌老头!”李熏然挣扎着要脱开凌远。

“别闹!”凌远低吼一声,李熏然立刻没了反应。

直到上了公路,李熏然才发现不对劲。

“凌远,后面是不是有车跟着我们?”李熏然抓紧安全带,有些紧张。

“上次…你是不是查获了一个变态杀人的案子?”凌远皱着眉问。

“对,跑了两个还没被通缉到。”李熏然开始严肃起来,“是不是?…”

“是。”凌远直接打断了李熏然的话。

“那正好!趁这个机会…”

“你带枪了吗?你有同事可以立马调过来吗?你有好的隐蔽条件吗?熏然,现在的主动权在他们身上你懂不懂?”

满身热血的李熏然在听了凌远的话后开始冷静下来,凌远说的对,心狠手辣的杀人犯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缉拿自己的警察面前,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想到这李熏然全身发凉,他自己都不会怕,可现在…凌远在他的身边啊…

李熏然先给值班的兄弟打了个电话,说了大致情况,同事一听像打了鸡血马上就去安排了人手,直接挂了电话。

李熏然握着手机,犹豫着开口:“凌远…”

“没事儿,我来甩开他们。”凌远的眼睛紧紧盯着后视镜,加了一脚油门开始提速。

大半夜马路上并没有什么车,后面的车锁定目标一直在追,李熏然有些急了,“凌远,咱俩换一下,你下去,我来开车,他们冲我来的,只要我在车里他们一定只会追着车不放。”

凌远一句话也没说,只瞪了李熏然一眼。

“我说真的,凌远,现在最好的办法…”李熏然话还没说完,车便从后面被狠狠一击,撞击让正处在高速行驶的车猛烈打着滑,凌远死死踩住刹车,车却因为惯性直接撞上了路边的护栏。

车子刚刚停下,李熏然揉着胳膊还没反应过来,剧烈的撞击又迎了上来“砰!砰!砰!”那车毫不控制速度,调转着方向撞上凌远的车,倒车,再撞上去。

李熏然被撞的脑袋发昏,挡风玻璃已经碎了,玻璃茬顺着自然力落的满车都是。

“别怕,熏然…”凌远快速解开了安全带,上身爬过变速杆,把李熏然护在怀里。

“别害怕,我在这呢,我保护你…”凌远把李熏然的头埋在自己怀里,一只手紧紧握着李熏然,另一只手张得大大的,想更多的护住李熏然。

“砰!”连续不停的撞击让凌远的车变了形,车棚和车门已经凹陷,李熏然窝在凌远怀里抖的不停,凌远把他抱的紧紧的,他抬不起头,巨大的撞击声也充斥着他的耳膜,可他还是感觉到了,有东西滴在他身上,嗒嗒嗒…

李熏然狠狠咬着拳头,鼻头发酸。

“凌远…”

凌远低头亲了亲李熏然的发旋,“别怕…很快就结束了,熏然…别怕…”

李熏然呜咽着,眼泪顺着脸滑了下来。

“哭什么”凌远喘着粗气有些费力,“看我给你变出个好东西…”

凌远一直紧握着李熏然的手忽然松开了,他带着血的手伸进了裤兜里摸了好半天才把东西掏出来,那是一枚戒指。

“拿着。”凌远手心带着戒指又重新扣上了李熏然的手。

“熏然,我好爱你,熏然…我们去国外结婚好不好…”凌远不停蹭着李熏然的头发,说了一边又一边。

马路上终于响起了警报,杀人犯的同党停止了凶狠的撞击,调了方向驶上了高速公路。

“凌远…凌远…”李熏然脑袋越来越沉,他最后只看到了和凌远紧紧握在一起的手。

3
后来变态杀人犯的两个同党现身在一个落败村子里,警务人员经过了半个月的精心潜伏终于将其绳之以法。

瑶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熏然,李熏然只愣了愣然后继续收拾行李,那场恶意车祸让他身心俱疮,他需要散散心,带着凌远。

坐上飞机的李熏然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忽然想起凌远的妈妈。

凌远的妈妈一直都很喜欢他,总是夸他懂事,还曾经拉着他和凌远的手说两个人在一起要理解要包容。凌远是家里的独子,李熏然很感恩,凌远的妈妈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后来…后来他妈妈变了,李熏然去凌远葬礼的时候,他妈妈双眼通红把能扔的东西都扔在李熏然身上,骂着让他滚出去,李熏然呢,就傻站在那里,看着凌远的黑白照一动不动,他妈妈折腾累了,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嘴里小声的念叨着:“扫把星…扫把星………”

凌远会不会也怪我是扫把星?李熏然咬咬嘴唇,硬是把眼泪逼了回去。凌远才不会,凌远是对我最好的人。李熏然摸了摸脖子上的链子,然后闭着眼睛把它放在嘴边虔诚的亲吻,那是两枚男戒。





于是…我这回把凌院长写没了…虽然我把凌院长写没了,但是我好像还是可以看出你们的想法…

a 然然独活好可怜啊ಥ_ಥ

b凌妈妈打我然然干什么ಥ_ಥ

c然然和我在一起吧ಥ_ಥ(凌院长尸骨未寒啊喂)

评论(35)

热度(55)

  1. 天命丶风流王喵 转载了此文字